耶伦要逆转特朗普时代论调 强美元会否回归?

耶伦要逆转特朗普时代论调 强美元会否回归?
原标题:耶伦要逆转特朗普时代论调,强美元会否回归?
  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曾经吹捧美元贬值对出口的好处,但是作为即将上任的财政部长,她面临着迫使美国重返“强势美元”政策的压力。如果她不这样做,可能会在华尔街引起震动。
  今年美元大跌,即将创下过去十年半来的第二大跌幅,这已经引起了外交决策者的担忧,主要是因为他们习惯了强美元给美国带来的竞争优势。哪怕耶伦只是默默支持美元疲软,都可能会引发与贸易伙伴的紧张关系。

  耶伦,作为总统当选人拜登的财政部长候选人,如果提名获得通过,将在大约一个月后上任。
  美国于1995年采取了有利于“强”美元的政策,标志着不再要求其他国家提高本国货币汇率。此后的美国政府一代接一代地传承这一口号直到特朗普上任,他在2017年惊人地喊出美元“太过于强”。
  特朗普和他的财长努钦向来表示,货币贬值将有助于美国出口,“美元过强”可能会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的短期影响,虽然从长期的角度来看,他们也还是支持强美元的。2019年中期,努钦为了满足特朗普的要求,还强行让美元贬值。
  耶伦过去也与努钦持相同的观点。2004年担任旧金山联储主席时,她帮助投资者建立了一种观点:即美联储认为美元疲软有助于解决该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十年后,升为美联储主席之后,她继续保持这种观点,一再表示美元升值对美国出口构成了拖累。
  监督货币政策是财政部长的工作,虽然拜登政府过渡时期的发言人拒绝对耶伦和美元政策发表评论,但已经至少有两名前部长敦促耶伦要明确表示她不赞成美元贬值。
  上个月说,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时代担任财政部长,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担任国家经济顾问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说:
  “要美元主动贬值或对美元漠不关心都是不明智的。”
  萨默斯强调指出,鉴于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作用,财政部有责任谨慎地履行其职责。萨默斯说,对即将上任的部长来说,支持强美元是“谨慎”的做法,特别是考虑到拜登的“扩张政策”计划。
  另外,曾在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任下担任财政部长的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也发表了同样的观点。保尔森写道:
  “利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联邦债务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任何时候都要大。降低国家债务上升的速度至关重要。否则,美元最终将贬值。华盛顿将无法支付账单。”
  这些并不是耶伦在美联储任职期间需要关注的问题。相反,她专注于汇率是如何影响经济前景的,以及对制定货币政策的影响。以下耶伦这些年的讲话,证明了她的观点的一致性:
  •“我们有巨额的经常账户赤字,这在损耗我们的经济需求。美元走低最终将满足更多需求。”(2004年9月)
  • “自2002年以来美元的下跌“将有助于改善我们庞大的贸易赤字,从而抵消信贷紧缩带来的其他收缩效应”。(2007年12月)
  • “在过去的一年半中,美元升值了很多。美元的强势是美联储停下脚步的因素之一,意味着美国的货币政策更有可能遵循循序渐进的道路。”(2015年12月)
  • “美元走强确实有抑制作用。它创造了抑制内需的渠道。目前,净出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在某种程度上拖累美国经济。”(2016年6月)
  杰富瑞(Jefferies)全球外汇业务负责人布拉德•贝希特尔(Brad Bechtel)表示:
  “耶伦作为美联储的一员可以谈论美元疲软对通货膨胀和出口的好处。但是作为财政部长,典型的立场是强势的美元政策。”
  自1970年代以来,美元的汇率一直由市场设定,官方评论对美元的影响往往短暂,但海外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对于这些评论依然十分关注。
  无论她是积极地使美国恢复强势美元政策还是试图避免做出任何评论,耶伦都被认为可以为每天交易价值达6.6万亿美元的货币市场带来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在她担任美联储主席时期,就强调信息纪律的重要性,呼吁同僚们注意对美元的评价,并强调指出,财政部才需要代表美国政府为美元说话。
  六年多以后的现今,她也即将担起这个角色。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