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机,我们一起安全抵达!”


“欢迎登机,我们一起安全抵达!”

就像一些空乘人员,2020年,他们从一个机场转战另一个机场,把医疗队送到武汉,把海外同胞接回祖国,他们的飞行路线总是与疫情相向而行。今天的《我与国家一起前行》,我们就来认识他们中的一位,听听她这一年的坚守与奔波。

东方航空乘务员 张东妮:我是张东妮,是一名空乘。今天我执飞的是10点钟(上海到)三亚的航班,现在是凌晨3点40分,我要开始准备了。今天我们的机舱都坐满了,现在我们的航班基本上恢复了国内的常态化管控,但是大家并没有放松警惕。当我们接触到一些旅客行李的行李,包括清理洗手间之后,我们都会进行一个手部的消毒。

“2020年,在疫情面前,我也是一名战士,而且战斗至今。 ”

2020年2月14日新闻播报

“13日白天到14日凌晨,共计22架次医疗运输航班抵达武汉天河机场,运送医护人员2659人。”

张东妮:2020年2月13日,全国都在支援武汉,我也接到了执业以来最紧张的一次任务,送一支重症医疗队驰援武汉。当时,我接到了电话之后,以我生平最快的速度去化妆盘头发。我说爸爸妈妈我要去武汉了。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像电视里的那些哥哥姐姐们一样,为我们抗击疫情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后来我就记得我爸爸妈妈的眼眶也红了。

张东妮的父亲 张曦:我跟她妈妈都是军人,还要在子女面前显得很坚强,一边嘴上在说你要去请愿要上,但是每次飞的时候,真的我们非常担心

张东妮:那天我们所有的同事都是临危受命,大家在一个半小时内紧急集合。等我们上了飞机之后,我们看到了和我们差不多的90后,心里是非常受触动的。

“你们即将投入武汉的疫情防控工作,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义无反顾、万里援鄂,让我们以青春的名义出发……”

张东妮:当我们念到最后一句“武汉加油 中国必胜 ”,大家都在客舱里一起喊着“武汉加油,中国必胜”。

地点:美国纽约

“我们准备出发啦,接大家回家。 ”

张东妮:后来国内疫情得到了控制,但是国外的疫情还在不停地蔓延。我的战场转移到了国际航班上。在海外,还有很多同胞等着我们接他们回来。2020年3月,飞伦敦;2020年5月,去纽约接留学生回家。从2020年3月开始,几乎每个月都会飞一次国际航班。

张东妮:在国际航班上,没有漂亮的工作服,有的是全副武装。 穿防护服,口罩要戴两层,护目镜,手套也要戴两层,还有鞋套的两层,然后航程中几乎不能上厕所,这也是我成年后第一次穿尿不湿。 我们长达20个小时戴着手套,所以有的同事手严重过敏,但必须坚持。很多留学生,父母不能亲自接,必须自己回来,这时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必须把他们安全送回国。 

张东妮:有一个留学生他只有12岁,父母让他不能够喝水,也不能吃东西,于是他就一直这么忍着。我们担心他会脱水,所以我们就通过飞机上的WiFi,在多次地劝他父母之后,他父母终于也是答应了。因为根据我们的防控防疫要求,我们所有的餐食都是提前放置在旅客的座椅前,都是一次性包装的,我们全程的话做好相关的防护工作的。

12月15日,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突破30万例

张东妮:国外的病例越来越多,说实话真挺紧张的。有一次,随机的医生帮我和我同事测体温的时候,发现我们的体温非常高,大概要到38℃左右,我们两个都非常紧张,后来医生跟我们说可能是防护服穿了很久闷出来的,让我们到了缓冲区休息一下,然后把防护服的帽子脱掉,稍微缓一缓之后,体温也就回到了36℃多了。后来有乘客也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也有了经验,能够安抚他们。

张东妮:6次国际航班,隔离84天,2020年,我有一个季度都在隔离中度过,家人来看我,只是我打开窗,头探出去跟他们挥个手。

张东妮的父亲 张曦:每天都在算着,今天第几天了,今天第几天了,是否可以出来了。只要远远地看到她,就感到一种安全 。我说你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你就应该去,不管什么时候做好自己,一定要坚守好,你不去,他不去,那谁去呢?

游客 毛瑞:我觉得中国做得很棒,我们这边的安全也我们不担心旅游

游客 李清海:他们只能坚守在岗位,我觉得像他们这些像医务人员,像咱们乘务人员,都是挺值得人尊敬的。 

张东妮:2020年,身边的小伙伴都非常不容易,大家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希望我们能够共同努力,一起盼望春天的到来,加油,加油,加油!

如果说2018年是90后们集体成年的一年,那么2020年就应该是90后们集体长大的一年。仿佛就在昨天,他们还是我们眼里的“祖国花朵”,父母眼中的孩子,却突然在一夜之间长大了,学着前辈们的样子,坚守岗位、抗击灾难。其实,这一夜的“长大”,有千万个寻常日子的陪伴与浇灌。

就像他们的朋友圈写的那样,“昨天你守护了我们,今天换我们来守护你。”谢谢你,90后,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青年的硬核力量。(总台央视记者 陈雯 王殿甲 郭恩友 曾婷)

责编:闫宇航